农民日报三论乡村振兴:建设乡村的钱从哪里来?

在农村复兴时代的试卷中,“钱从哪里来”是一个强制性的难题。如果这个最现实的问题得不到解决或得不到很好的解决,农村振兴的最佳蓝图就无法描绘或大打折扣。

钱从哪里来?一个问题隐含着一个双重问题:我们有足够的财政支持来建设这样一个具有如此高标准的广大农村吗?如何引导资本流向农业和农村地区?

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的历史地位时,实施农村振兴战略有许多机遇和机遇。一个重要的经济基础是,中国的综合国力在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中积累了巨大的能量。一个重要的制度优势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能够集中力量解决重大问题。一个有利的客观条件是多年来的重中之重战略已经形成了重农业、强农业的时代氛围。一个根本的内在动力是“三农”继续巩固农村经济社会发展势头。这些主客观条件共同决定了我们在农村振兴过程中解决资金问题的能力。

财务安全是基础。农业和农村地区优先发展,由政府牵头。一个非常重要的迹象是看金融是否优先确保农村振兴战略付诸实施。“三农”工作是重中之重。公共财政必须在更大程度上向“三农”倾斜,以确保财政投资总额不断增加。从最薄弱环节和最突出问题出发,从农民反映最强烈、需求最迫切的地区出发,从贫困程度最深、突破最落后的地区出发,改善农村水、电、气和住房信息,弥补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未偿债务,增加农村医疗、卫生、文化和教育投资,缩小城乡公共服务水平差距。完善耕地占用与补偿平衡管理,加大农村土地出让金投入,支持实施农村振兴战略。为解决“撒芝麻盐”、“九龙防洪”等农业项目问题,应建立农业相关资金统筹整合的长效机制,使财政资金在农业和农村发挥更大作用。此外,金融投资还应该成为“指挥棒”、“杠杆”、“磁石”和“医药指南”,引导更多的金融和社会资本流向农村。

农村发展至关重要。农村个体经济和集体经济发展过程中实现农村振兴的资本积累,不仅符合内部因素起决定性作用、外部因素通过内部因素起作用的辩证法,也是由繁荣工业和富裕生活的总体要求决定的。现代科技农业的崛起、绿色循环农业的蓬勃发展、123个产业的整合以及农业和农村经济的发展正处于钻石阶段。绿水青山是金山银山。一旦发展模式改变,生态可以创造财富。在生态休闲农业蓬勃发展的今天,乡村景观、森林、田野、湖泊和草地、农耕文化和卫生资源必将成为乡村建设的“聚宝盆”。更重要的是,这种“聚宝盆”取自农业,用于农村地区。如果使用得当,它是取之不尽的。

改革和创新是关键。目前,中国已经形成了以“改善三权分立”为核心的土地改革和以“农村集体经营资产改革”为核心的产权改革制度设计。农村基层探索了大量以“三改”为代表的生动创新案例。改革实践证明,一旦农村闲置土地、农民闲置房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经营资产

金融倾斜是关键。振兴农村的资金需求巨大且多样化。然而,农村金融服务一直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高风险使得难以获得贷款,高成本使得难以提供服务。在这种困境下,金融的活水不会流向农村。农村金融机构如何回归服务农村实体经济的源头?只有一条路可以深化改革,完善适合农业和农村特点的农村金融体系。在财政上,国家农业信用担保体系应发挥作用,应尽快建立国家融资担保基金,引导更多财政资源支持农村振兴。在调动商业金融机构的力量时,应充分体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中国农业银行和邮政储蓄银行的“三农”金融部门应加大支持力度。农村信用社和村镇银行应该真正成为贴近农民的银行。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应在振兴农村中长期信贷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工商业资本的参与是一股重要力量。农村复兴战略不仅鼓舞了亿万农民,而且号召大量城市商人加入这个广阔的世界。工商资本是推动农村振兴的重要力量。他们中有相当多的人来自农村,自然熟悉农业,与农民关系密切。与此同时,农村振兴战略也给他们带来了重返家乡和创业的机会。对于工商资本参与农村振兴的积极性,应大力鼓励和引导,搭建桥梁和舞台,稳定政策预期,优化投资环境,遵循市场规律,在建立防火墙保护农民权益的前提下,让更多的工商资本在农村振兴中发挥作用。

要实施农村振兴战略,我们必须以一种我们不能等待的紧迫感、一种我们不能放慢脚步的危机感和一种我们不能坐下来的责任感来认真组织、协调和安排。我们必须齐心协力,促进和巩固财政支持,确保农村振兴中的技术妇女不仅有饭可吃,还能做出风味独特的菜肴,为中国特色的农村振兴提供高质量的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