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WTO再发招起诉美国对进口钢铝加征关税的232措施

两天后,中国在世界贸易组织(WTO)不断“报道”美国。

在世界贸易组织(WTO)起诉美国301征税提案后,中国在WTO中采取了另一项举措:4月5日,中国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下针对美国进口的钢铁和铝产品采取了232项措施。向美国提交咨询请求,以正式启动争端解决程序。

商务部条约法部负责人说,美国232采取了“维护国家安全”的名称,并实际实施了贸易保护主义。一方面,美方有选择地将某些国家和地区排除在外,另一方面,它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世贸组织成员实施了税收措施。

商务部条约法司司长指出,美国的这种做法严重违反了多边贸易体系的非歧视原则,严重违反了其根据WTO和WTO的关税削减承诺。有关保障措施的规则和纪律,损害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合法权益。

此前,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自2018年4月2日起对从美国进口的128种产品征收15%或25%的关税。

在随后的《对美中止关税减让义务清单及加征关税税率》中,对某些钢铁产品(例如冷轧钢无缝锅炉管和其他不锈钢钻管)征收15%的关税。以美国对进口的钢铁和铝产品采取232项措施为例,此举旨在平衡对中国造成的利润损失。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钢铁贸易一直是美国对华“双反”调查的重点。因此,美国公司很久没有使用中国了。优质钢,质量好,质量好。目前,中国钢铁出口的最大目的地仍在亚洲地区。

中国是第一个在世贸组织提起诉讼的人

商务部条约法司司长针对中国在世贸组织起诉美国232措施的倡议指出,鉴于美国拒绝根据世贸组织规则与中国谈判赔偿,中国必须启动争端解决程序来扞卫其合法权益。

目前,中国是第一个对美国“ 232措施”作出关税回应的国家,也是第一个在WTO上起诉美国232措施的国家。

特朗普政府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实施“ 232调查”,并决定对进口钢征收25%的关税,对进口铝征收10%的关税,许多国家扬言要反美。其中,欧盟是首次提出对价值100多种美国产品,价值超过28亿美元的贸易报复清单,其中美国钢铁产品和农产品将“处于中间位置”。 ”

3月23日,在WTO贸易和贸易理事会会议上,美国受到40多个WTO成员的质疑,他们进行了“ 232调查”。包括欧盟28个成员国在内的40多个WTO成员警告说,美国对钢铁和铝征收进口税不仅会影响贸易商业利益,还会影响WTO多边贸易的稳定性和可预测性系统。俄罗斯代表指出,目前已有许多WTO成员获得豁免,美国需要澄清豁免本身,并阐明如何根据WTO规则制定这些措施。

随后,美国根据“亲密关系”将其盟友给予不同的豁免。来自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豁免将与重新讨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结果相关,并且欧盟,巴西和其他国家和地区将在5月1日之前获得豁免待遇。

中美还就世贸组织的“ 232措施”进行了谈判。商务部在网站商务部发言人的声明中披露了中美之间商定的“ 232措施”的细节。

中方认为,美方对进口的钢铁和铝产品采取“ 232措施”,滥用了WTO的“安全例外”条款,该条款实质上是保障措施,其措施仅针对少数几个国家,这严重违反了多边贸易体系的基石。不歧视原则严重侵犯了中方的利益。

3月26日,中方根据《保障措施协定》向美国提交了贸易补偿咨询请求,美国拒绝答复。

鉴于两方可能无法达成协议,中国于3月29日通知世贸组织中止了减让清单,并决定对某些从美国进口的产品征收关税,以平衡利润损失。由美国造成的“ 232措施”。中国商务部发言人指出,中国中止对美国的部分义务是中国作为WTO成员的合法权利。希望美国尽快撤销违反世贸组织规则的措施,使中美产品贸易恢复正常。

在此之前,包括美国共和党在内的许多利益相关者都在敦促特朗普不要使用上述已被历史证明是无效且违反世贸组织规则的钢铝关税。双方还指出,在2002年,布什政府以反对向美国倾销钢铁为由,大幅提高了进口钢铁产品的关税。然而,在2003年,在全球贸易伙伴和国内钢铁消费的推动下,布什宣布取消惩罚性钢铁关税。同时,世贸组织还裁定,根据全球贸易规则,对美国征收惩罚性钢铁关税是非法的。

根据美国后来的一项研究,在一年内,美国发布的惩罚性关税共导致其他行业200,000个工作岗位,这比当时的美国钢铁工人总数还要高。对于那些使用钢材的人,这种惩罚性关税造成了40亿美元的损失。

钢铁贸易已成为近年来中美贸易摩擦的重灾区

事实上,由于美国对钢铁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措施,近年来钢铁贸易已成为中美贸易摩擦的重灾区。

甚至在对232钢铁进行调查之前,美国对数十种产品采取了数十种反倾销和反补贴措施,几乎涵盖了所有主要类别的钢铁产品,税率几乎是令人望而却步的。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的高级研究员查德鲍恩(Chad Bown)在《美国钢铁已受到高度保护》中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几十年来,美国钢铁业一直是进口特殊保护的最大受益者:截至2017年去年,超过60%的进口钢材受到关税的影响。这些特殊限制涵盖了从中国进口的钢铁的约94%。

查德鲍恩(Chad Bown)指出,中国目前对美国的钢铁出口仅占美国钢铁进口总量的3%。乍得鲍恩(Chad Bown)在与“ 232调查”相关的这种铝产品中指出,自2009年以来,美国政府已开始对美铝进行贸易保护,并瞄准了中国。

事实上,美国铝业公司20多年前主要退出了低附加值铝箔生产,而生产了更高利润的铝产品。因此,美国铝箔产量的下降和市场份额的减少都是美国公司的表现。商业选择不是由进口铝箔引起的。

根据鲍文的计算,到2017年底,美国出口到美国的铝产品中有15%是“双反”的。通过数据监控,可以知道,美国的大多数调查都是针对中国的。中国对美国的铝产品出口中有96%受各种贸易限制。

Baoun指出,特朗普对铝征收的10%全球进口关税将对中国产生相对较小的影响,因为已经有非常重的“双反”税,而受此全球铝税影响最大的加拿大将是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