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能过剩成我国钢铁业连遭反倾销主因

截至2013年9月,中国已连续17年成为全球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最多的国家。

近年来,在世界经济疲软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中国企业的进出口贸易屡屡受挫。欧盟发起的反倾销调查唤醒了国内产业的法律意识,加深了国内企业的反倾销和反补贴。在采取贸易救济措施的情况下,面对倾销或补贴进口产品的严重影响以及生产和经营的严重困难,企业将开始使用法律武器扞卫其合法权益。

2013年8月21日,欧盟对中国不锈钢对接焊缝行业的反倾销案因欧洲公司的撤资而告终。经过近两年的艰苦奋斗,中国公司Yuli Group支持了国家各部委和商会以及企业。在各方的积极努力下,团队,律师事务所和其他各方赢得了胜利。

国有企业没有强大的背景,中小型企业要在贸易战中取胜并不容易。该案的成败警告了钢铁行业中的中小企业如何生存并在世界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总而言之,对欧盟进出口市场的中标还没有结束,只是维护国际舞台上权利的序幕。

重新认识到“双反”贸易战

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来看,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各国的经济复苏不足,许多发达国家一度陷入衰退。因此,贸易保护主义上升了。在欧洲和美国对欧洲的“双反”调查已大大增加。

中国贸易组织高级研究顾问吴家煌认为,尽管企业仍然必须依靠自己的竞争,但政府必须有手段。关税可以说是唯一的法律保护手段。关于合理使用关税,世界贸易组织为两国政府提供了在不同情况下维护权利的工具。

根据《总协定》的第19条,如果满足某些条件,缔约国可以援引该规定采取行动。但是,由于该规定在某些操作方面,并且通过长期谈判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因此,缔约国几乎没有采取此类行动援引该规定。

实施反倾销措施必须符合三个条件:第一,确定存在倾销的事实;第二,确定存在倾销的事实。第二,确定对国内产业造成实质性或实质性损害的威胁,或对建立相关的国内产业造成实质性障碍;确定倾销与损害之间的因果关系。

与发起反倾销调查不同,反补贴是成员对另一成员对出口产品的财政或公共财政补贴施加的进口限制措施,包括临时措施和承诺。补贴税。

“双反”调查是指对来自一个(或几个)国家或地区的同一产品同时进行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目前,“双反”调查的法律依据主要包括与世贸组织有关的协议和国内法。其中,与WTO有关的协议主要包括《1994年关贸总协定》第6条,第16条,《关于实施1994年关税和贸易总协定第6条的协定》(《反倾销协定》)和《补贴与反补贴措施协定》。中国的国内法主要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贸易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倾销条例》和相关部门法规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补贴条例》和相关部门法规。

欧盟为什么总是“垂死”

商务部进出口公平贸易局的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12月21日,欧盟对中国有机涂层钢板进行了“双反”调查。欧盟虽然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对中国的反倾销调查采取歧视性和不公平的“替代国”方法,但决心对中国的同一产品进行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

2012年,欧盟对从中国进口的不锈钢螺母和螺栓征收反倾销税,为期五年。欧盟对不锈钢紧固件征收高达27.4%的反倾销税。欧盟对台湾地区不锈钢紧固件的反倾销税为23.6%,而中国大陆的反倾销税为27.4%。

世界各地的钢铁行业都面临着很高的反倾销率。 2012年1月12日,欧盟理事会发表正式声明,指出欧盟决定通过反规避调查扩大对中国莫桑比克的反倾销措施。去马来西亚。

行业分析人士指出,近年来,钢铁行业的对外贸易渠道进一步压缩,钢铁行业将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由于中国钢铁产品实际出口(3587、1.00、0.03%)和国际市场份额不高的事实,国际钢铁贸易反倾销问题的严重性被确定为不及损害严重。光伏公司遭受的苦难。但是,这种反倾销主要是由经济疲软引起的。由于市场需求低迷,国内外钢铁企业面临巨大困难。

中国贸易组织高级研究顾问吴家煌认为,钢铁行业极容易发生贸易战,反倾销是贸易战的一种表现。以不锈钢管为原料的钢铁产品行业在多边贸易体系中具有悠久的历史,并且在世界贸易组织的反倾销案中屡见不鲜。

钢铁行业为什么屡屡遭受欧盟问题困扰?

一方面,国内钢铁生产是势不可挡的发展,产能过剩也是钢铁行业无法幸免的主要原因。尽管国家发改委指出,必须压缩钢铁的过剩产能,但《钢铁工业“十二五”发展规划》提出,排名前10位的钢铁企业的集中度应达到60%。但是,中钢协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底,中国排名前十的钢铁企业占粗钢总产量的45.94%,与“十大企业达到60%”的目标相去甚远。 2015年,政府主导的经济发展模式促使钢铁业面临危机。

随着中国钢铁工业的快速发展,国内钢铁产量快速增长,国内市场供过于求。国际钢铁市场需求旺盛,同时推动了中国钢铁产品的出口。中国巨大的钢铁生产能力已成为这些国家贸易保护主义的“公共目标”。在不断扩大产能的同时,企业也承受着巨大的生存压力。

另一方面,全球经济在下滑,钢铁需求在下降,供应过剩。钢铁行业相应的外贸额上升了。国外对中国钢铁产品发起贸易保护的频率也在增加,对外贸易形势日益严峻。欧洲钢铁业受到国内钢铁公司的压力,要求将反倾销合法化并制度化。

自2013年以来,中国的钢铁产品至少遭受了五次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其中包括欧盟,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许多其他国家。

“双反”调查胜出要求

裕利集团不锈钢对接焊案律师张磊从三个方面分析了该案的成功技巧:

首先,积极回应。 “尤里反倾销调查涉及的金额仅为7700万美元。其中一些公司没有回应。”

他鼓励并希望更多的被调查案件能够通过大量详细而具体的数据,而欧盟不会对“双重逆转”作出回应。这次反倾销调查的胜利证明了中国国际反倾销贸易救济小组的实力,反映出中国有能力为在欧盟的中国公司开展贸易救济活动。此外,各级地方政府还应当为花大量钱应对国外反倾销的公司提供财政支持,并鼓励这些企业积极参与应对。

第二,寻找案件的切入点。作为欧洲最大的不锈钢对接焊件出口商,Uli Pipe对欧洲市场有广泛而深刻的了解。整个不锈钢对接焊行业的整体生产能力较低,生产周期较长,生产成本较高。这导致该行业的市场竞争力不足。此外,欧洲生产商规模较小,市场价格较高。一方面,它们不能满足欧洲市场的需求,另一方面,高昂的价格使欧洲消费者难以接受。

鉴于上述情况,榆里管业从倾销和破坏两方面入手,并通过多种渠道提供非常有利的欧盟市场信息数据和生产商数据。利用有利数据的证据,揭示了反倾销调查产品的范围,并区分了不清楚的实质性问题。向欧洲委员会证明了中国的不锈钢对接焊件没有损害欧盟相关行业的事实。

第三,寻求支持和团队合作。 “不锈钢管件行业目前还没有全国性的全国性协会。没有强有力的支持可以依靠。玉立也是第一个面对这种反倾销的人,但是根据祖先的经验,风起来,没有办法撤退。”黎氏集团董事长张新月说。

目前,商务部作为中国政府机构,还是负责中国对外贸易的行政机关,应承担起更多监督和指导中国对外贸易的责任。

对于企业而言,在进行反补贴反倾销调查时应消除各种疑虑,加强与政府,商业协会,律师事务所及其对口单位的联系与合作,并积极回应投诉。 (来源:法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