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价格接近大白菜专家:加速产业升级是当务之急

Yangguang.com Finance北京10月13日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2014年,中国的钢铁价格一直在下跌。上半年,钢材销售结算价跌至每吨3212元,折合每斤1.6元。有人评论说,这等于白菜出售的钢铁价格。

现在只有中国钢铁如此沮丧吗?从全球市场的角度来看,每吨铁矿石的价格已跌至80美元以下,这被认为不太可能“失去”。今年以来,累计下降幅度已超过40%。长期“满意”的全球矿业巨头必须打一场“消费大战”。即使矿价继续下降,他们也被迫大幅扩大产量,试图以高产量和低成本维持市场份额优势。相应地,国内钢铁市场也在持续下滑,很难回升。

有关机构的分析人士认为,国内钢厂在生产调整方面的灵活性显然也不足。从长远来看,它只能被“缓慢消耗”,这对恢复产业活力有害。

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国家相继出台了一系列微调措施,例如增加铁路和棚户区改造等基础设施建设。政策效果将在下半年逐步显现。预计今年钢铁的年度性能将会提高。 3%。一些专家预测,钢铁公司的盈利能力将比去年更好,但总体利润仍将处于较低水平。一些专家还预计会非常悲观:世界经济正在缓慢复苏,中国的经济转型已进入新的常态,并且尚未探索钢价。北京科技大学冶金学院钢铁行业教授徐忠博认为,无论是战略价格还是体制价格,钢铁价格都在持续下跌。

徐忠博:由于中国整体经济不好,固定资产投资下降,房地产投资下降,导致钢铁需求出现负增长。许多负债率较高的私营钢厂可能会破产,例如对海信和康威进行彩排。

记者:这样的公司有地理特征吗?还是与公司规模有关?

徐忠博:与该地区的关系不大,主要是因为这些公司对情况的判断有误。在过去的几年中,4万亿元的投资,钢铁的效率比较好,所以他们既要扩大赚钱的规模,又要大量负债来建造新设备。目前,私营钢厂的债务比率还不到50%。在目前铁矿石价格低迷的情况下,一吨钢可以赚到一百多元。如果债务比率超过80%,一吨钢将损失100%。块钱。

记者:许多钢铁公司也已经开始提出“走出去”战略。在这方面是否有成功企业的例子?

徐中波:基本上没有。由于中国拥有30年的发展经验,因此中国在扩大规模和低成本扩张方面做得更好。在中国赚钱比较容易。第二,国际化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就是说,中国的发展以规划项目的强大力量为特征,并且可以把政府做好。外国政府都很脆弱。选举将在短时间内被替换。非政府组织,环境组织和当地人民的声音更大。中国企业没有与这些人打交道的经验。

记者:对于钢结构的解构已经有好几年了,产业升级方面是否有重大进展?

徐中波:就产业升级而言,我们已经是钢铁设备领域中最豪华的了。产品的等级也在提高,但是改进还不够快。前一个主要是练习内部力量并降低成本。提高质量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只有宝钢和另一家钢铁厂成功了。通常需要10到20年。国有企业的老板变化很快。对于老板来说,企业之路不会继续下去,其中许多会被中途抛弃。目前,马钢和山东钢铁的损耗相对较高,超过其豪华设备,但产品档次较低。

《经济之声》特别评论员和着名的金融专栏作家叶坦认为,钢价下跌的主要原因有两个。

经济之声:钢价低,主要是由于产量高和产能过剩。从2003年到2012年的10年中,中国的粗钢产能激增了5亿吨,目前的产能存量超过10亿吨。唐山市的容量高于整个欧洲。该国一直提议取消落后的钢铁生产能力,并已被逮捕数年。为什么钢价仍在下跌?

叶坦:钢铁价格下跌的主要原因有两个。首先是整个循环经济的衰落,因为经济状况不佳。第二点是由于地方保护主义。中国的产能过剩问题无法解决很多次。这是因为每个钢厂都与当地GDP和地方税收密切相关。因此,一方面是压榨能力,另一方面,实际上各个地方都在达到产能,这将导致当前的困境。

经济呼声:随着日益严格的环境保护要求和银行收紧信贷体系,一些环境债务,资本周转不佳,高债务和严重亏损的钢铁公司正面临淘汰。还是被关闭的命运。与地方税收和就业有关,地方政府在执行国家政策方面会受到限制吗?

Ye Tan:地方政府在实施时肯定没有效果,或者他们不愿实施。举个例子,当一家大型钢厂转到当地一家钢厂时,合并成功可能需要十多年的时间。从市场情况来看,应该是成功的。失败的原因是地点。政府的反对。当地政府有他自己非常实际的考虑。例如,这家钢铁厂解决了数千人的就业问题。合并后如果我要裁员怎么办?例如,这家钢铁企业解决了当地GDP一半的问题。如果钢铁企业离开当地,当地的GDP应该怎么做?经过一系列现实考虑,我们发现地方政府已经保护了这些地方钢铁公司脱离家长制。实际上,这些钢厂也擅长环境保护,或者它们的财务成本很高。在政府的背后,它不再是真正的市场导向型公司。

经济之声:对于行业产品价格下降,许多业内人士认为,技术创新是重新获得发展空间的重要手段。为什么中国一些主要的钢厂在这方面做得不好?

叶坦:技术创新需要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职业技术与管理的匹配。到目前为止,我国国有企业的管理相对落后。在职业技术领域,对专业素质工人的培训还不够。另一方面,如果要对整个钢铁行业进行升级,这与市场需求密不可分,但我们的市场每次都是低水平的流通,基础设施需要一段时间,房屋需要一段时间,都需要粗钢。低端钢由于可以出售低端钢,因此公司没有动力进行修正。

经济之声:去年年底,钢铁行业排名前十的公司的市场集中度为32.4%,排名前四的公司的市场集中度约为21%,而日本的前四名是78%。 67%;在如此低的价格的情况下,中国钢铁业必将进行新一轮的并购。但是,并购能否解决产能过剩的老问题?

叶坦:有必要进行合并和收购。并购可能无法解决产能过剩的问题。但是,如果不进行并购,产能过剩将无法解决。当前,并购主要从几个方面进行。首先是地方政府应该支持他们。第二是在并购过程中,必须执行税收等各种政策。将来,像钢铁行业一样,三到五家大型企业就足够了,而且没有那么多的中小企业来污染环境和提高生产能力。 (汉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