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信效应显现上海钢贸商换来部分银行松贷

在上海西宁商会致商业银行的公开信发布近一个月后,上海的钢铁贸易商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

7月2日,上海周宁商会常务理事肖志成告诉记者,与银行业监督管理局和银行沟通后,上海交通银行,民生银行,深圳发展银行和中信银行已经答应过去。贷款不再收缩,降低了银行的综合收益率。 “特别是中信银行明确表示愿意增加对周宁商会钢铁贸易商的信贷额度,即增加10亿元。”

一个月前,根据周宁上海钢铁贸易圈的粗略统计,其总体融资规模收缩了23%以上。自2011年上海钢铁贸易商集体贷款规模达到1600亿元以来,一旦融资收缩幅度超过25%的底线,钢铁贸易和银行业将面临更大的系统性风险。

6月6日,周宁商会向上海国有,股份制,城市和商业银行的银行和金融部门发出公开信,希望银行能够顺利地放贷,而不是“所有规模”。适用于所有钢铁贸易公司。 “

“目前,在银行的资本链中,最冷的时期已经过去,但只能说是较为温和的时期。”肖志成告诉记者,除上述声明外,还与中国光大,中国和平等进行了沟通。银行的沟通仍在继续,为了长远发展,钢铁贸易行业的结构调整本身,例如“大集团”的建设,也已经到了发展的时刻。

圣殿中的承诺

在过去的一个月中,银行和企业之间的至少三场交易对减轻钢铁贸易风险将产生重大影响。上海钢铁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周华瑞在一次行业论坛上表示,兴业银行上海分行会见了上海商会的负责人和福建一级的个体企业,县和郡于6月8日代表。

兴业银行上海分行的最后一个分行于兴昌表示,向钢铁贸易行业提供的贷款永远不会“一刀切”,率先公开承诺维持原来的贷款规模并降低贷款规模。银行的综合收益率。

6月13日至20日,周宁市商会牵头与民生银行上海分行,深圳发展银行上海分行和中信银行上海分行进行银企合作与交流。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在公开信发布后,民生银行上海分行率先回应周宁商会。双方计划于6月7日在上海最古老,规模最大的古庙龙华寺进行谈判。此后,寺庙的住持时间无法协调并更改为6月13日。福建上海商会,交城上海商会,简阳上海商会和许多钢铁市场的相关官员都对此表示怀疑。并保证公司都在场。

在仪式的感觉背后,萧志成发誓:“对天地是诚实的。每个人都不会说谎,坦率地相遇。”

这最初是由交易员的诚信引发的银行集体收款和信贷浪潮。自今年年初以来,当地贸易界不断报告恶意事件,例如欺诈性贷款,行人路,自杀等,以及该事件对无锡宜州钢铁市场老板和福建周宁商人李国庆的影响。

在4.56亿元中,有2.58亿元是银行贷款,其中有4600万元是从民生银行贷款的联合担保贷款。

肖志成告诉记者:“这笔钱,是由商会和李国庆的联合保险关系带头帮助和清理的。这保证了我们对民生没有不良债务。存了六年。”

基于此,在龙华寺会议上,民生银行上海分行信贷与风险控制副行长何凡承认“与阮家钢铁贸易商的合作已经六年,规模达百亿元,到现在。没有单一的坏账,有风险警告,但它们都已解决。”他说,周宁商业贷款“总额,价格下降了”,“基于年初的价格,让这两点。”

此外,一些银行在降低中间融资成本方面做出了让步。以前,一些银行已采用贷存,贷存,贷存,浮动资金,借贷和对钢铁贸易企业征税的方式,导致信贷资本成本高达15%-25 %。周宁商会是根据上海钢铁贸易1600亿元的规模和去年平均成本的15%计算的。年负担近250亿元。

根据周华瑞的说法,中信银行过去已收取基准利率的30%至35%,现在已承诺降至10%。

继续尝试彼此的底线

据记者了解,上述主动做出让步的银行与钢铁贸易商有密切关系。除四家大型国有银行外,由钢铁贸易商融资的银行还包括民生银行,兴业银行,中信银行和交通银行。其中,上海的民生银行,深发展银行和中信银行为钢铁贸易商提供的贷款额度超过100亿元。双方都可以描述为“家庭不应该解决问题”。

实际上,银行之间的信息不可互操作。当人们看到一笔贷款时,其他银行担心它们将无法取回并迅速采取行动。萧志成说,如果双方可以相互交流,良好的效果也可以传播。 “我们现在的希望是,当我们主动与其他银行联系时,其他银行也可以加入。”

为了使银行放心,由周宁商会设立的紧急风险基金已经开始运作。第一钢铁城,雷钢集团和松江钢铁城等七,八家公司承诺的资金已汇入资金账户。

据记者了解,该基金并非针对个体商人,而是为相关钢铁市场提供担保。每次付款的风险没有上限,底线是500万。

然而,这一轮银行的融冰态势最终将能够从冰的范围中受益。上海银平经贸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于才兵二号对媒体说:“钢铁贸易融资压力有所缓解,但进一步改善的趋势还不确定。在不久的将来,融资的难度大大低于4月和5月,但是该行的钢铁贸易行业的担忧尚未完全消除,贷款还没有完全放开。”

钢铁贸易企业的银行融资主要以钢材和联合担保贷款为基础。在2008年行业下滑之后,有一些钢铁贸易商使用钢铁反复质押,这给银行带来了许多坏账风险。还有一些钢铁贸易商。利用风险,融资资金被用于房地产,矿业,期货投资,高利贷等高回报,高风险行业的投资,从而使“体外流通”赌徒输了,资本链以亿万计。

交通银行上海虹口分行副行长康志伟说,他仍然对一些实际开展业务的高品质钢铁贸易企业和钢铁贸易老板感到乐观,但希望消除不良因素。 “现在确实需要哪种业务,这值得探讨。”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钢铁贸易商一直在呼吁银行“在晴朗的日子里送雨伞,在雨天收集雨伞”的姿态。 “如果产业链出现问题,你不能仅仅责怪钢铁贸易商。在这个过程中的监督在哪里?”萧志成问。

在业内,据说钢铁厂吃肉,钢铁贸易商舔骨头。目前,这是“钢吐血,钢商切肉”。肖志成预测,资本危机将导致20%-30%的钢铁贸易商被淘汰。未来,钢铁贸易行业的发展,除了产业链延伸的发展外,“周宁商会还将尝试建立大型集团模式”。

[打印]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