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两会”聚焦新型城镇化城市群建设成重点

由于企业的发展必须经历从小企业到大企业再到企业集团的过程,城市发展也越来越显示出城市群的特征和趋势,这些城市群是组合,规模化和一体化的。

2014年,地方“两届”相继举行,城市集聚概念被广泛提及,成为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重点。可以预见,尽管各地情况各异,路线各有特点,但共同的城市群将从根本上提高中国的城市化水平,从而增强我们整个城市的竞争力。

城市化建设是当地“两届”的重点之一。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当地发表《政府工作报告》声明时,城市群建设成为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重点。

中国区域经济协会副主席陈瑶向记者解释说,城市群是与周围城市的紧密联系,以分配资源并防止效率低下。中国新的城市化战略布局中存在着城市群,可以塑造功能不同的城市并带动经济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城市群受到重视,但城市群中也存在许多问题,这些问题在城市群中不平衡且产业布局不一致。

城市群的聚集

“中国目前的情况是大城市太大,小城市太小,中型城市不发达。”国家发改委国家发展和改革研究所所长肖金成指出,城市化过程中将出现城市群。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因为在城市群中可以实现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的协调发展。

目前,各地都在积极推进城市群建设。

昨天(1月16日),北京《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实施国家区域发展战略,积极配合首都经济圈发展规划的编制,并及时制定空间布局,基础设施,产业发展和生态保护专项规划,建立健全区域合作发展协调机制,积极融入京津冀城市群发展。

与不同省份的京津冀城市群城市不同,一些地方还在各省内创造了城市群。例如,宁夏《政府工作报告》建议将宁夏作为城市概念来协调空间规划和优化城市布局。

根据宁夏的构想,黄河城市带和黄河黄金海岸,宁南区域中心城市和大县城是宁夏新型城市化的主要战场,创建了由大宁川大都市区组成的银川,吴中和宁东。石嘴山,固原,中卫等副中心城市的发展将促进大,中,小城镇的协调发展。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如上所述,同一省份中有许多由城市合作组成的城市群。例如,内蒙古提议建设虎堡市,福建提议发展福州金三角的经济三角。

“大型城市群相对良好发展的切入点是从邻近城市推进城市化。”陈瑶说,最好两个城市之间的城市群不超过30至50公里。组成一个城市群。由于距离近,经济联系紧密,有利于促进互联互通,可根据城市规划交通运输。

陈瑶认为,城市群有利于人口产业的集聚和发展,可以节省耕地,降低公共服务成本,解决其他城市承载能力不足的问题,并使基础设施建设成为可能。有效利用。城市群是经济的主要产区。实际上,在全球一体化的趋势下,它也是国际竞争的堡垒。

城市之间的不平衡发展

在地方政府积极推动城市群发展的同时,其当前的发展状况低于预期。据了解,城市群内具有不同行政级别的城市之间不同规模的城市(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之间的协调关系尚未得到有效解决。

就具体的协调内容而言,上述风向与流域上下游之间的产业布局之间没有协调;主要基础设施缺乏协调,例如港口,机场和铁路枢纽的布置不合理;主要公共服务缺乏协调,存在重复的建筑或人为的障碍,例如基本的公共服务设施。

此外,城市群中城市之间的巨大差距问题尚未得到彻底解决。例如,在京津冀城市群中,北京发展迅速,周边城市相对落后。

陈瑶解释说,这与行政区划的划分有关。一些城市由于规模大,行政管理水平高,发展较好。但是,由于系统的限制,中小城市很难吸引高质量的资源,导致两极分化。差异化,中心和边缘的发展不平衡。

陈瑶认为,城市发展经济是集聚到扩散的两个阶段。首先是集聚阶段,即元素资源集中到中心,并在一定阶段从集聚发展到扩散,从而某些功能扩散到外围并带动周围的发展。 “一方面,由于一些城市的集聚效应尚未得到实现,它们的扩散仍未出现,它们必须继续聚集。对周围环境也存在人为的行政障碍。” >

中国社会科学院区域专家徐凤贤认为,城市群中的城市发展失衡是不可避免的过程。协调和资源配置完善后,将带动整个城市群的共同发展。

如何促进具有城市群的新型城市化?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室研究员张立群认为,基础设施建设可以按照规划进行指导,可以发展成为系统,全面的体系。基本公共服务应首先在城市群内实现城市之间的均等化。

“政府管理和政府社会治理能力的提高也应首先涵盖所有城市群。它们在城市群内是统一的,而且水平是一致的。”他说,这可能适用于我们整个行业。这一发展带来了一个可以解决的空间,不仅在一线城市,而且在其他二线和三线城市。

城市小组解决房地产问题

大城市疾病不仅反映在交通拥堵和环境超负荷中,还涉及高房价问题。

在这方面,北上广深和深圳等热门城市出台了相应的控制政策。但是,许多三线和四线城市还有另一种情况。由于缺乏工业支持和公共服务支持,这些城市的供应相对充足,去库存压力持续增加。温州的房价已经连续27个月下跌。

住房和建设部部长姜维新表示,2014年,有必要保持监管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并实施现有的控制措施。同时,它强调监管工作的针对性,进一步加强了地方政府控制市场的责任,并更加重视分类指导。 “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和其他房价上涨的城市应严格执行差别化的住房信贷,税收政策和其他购房限制,同时增加住房土地供应和有效住房供应;房价下跌的城市应注意消化库存并控制新开发规模。”

事实上,大城市也面临着土地和水等资源瓶颈的困扰。国土资源部强调,未来,东部三大城市群的发展将以振兴土地的存量为基础。未来,东部地区的新建设用地供应将逐渐减少。

大城市和中小城市面临的不同问题只能通过城市群概念的出现来解决。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秦宏说,未来中国的高速消费将改变许多中小城市的区位价值,也将改变未来房地产市场的机遇。一线和二线城市不仅有机会,三线和四线城市也有机会。

她说,在大城市辐射更为明显的中小城市,未来发展的机会很大。在具有高速在线交通的城市中,具有交通节点的城市具有较低的投资成本,较高的投资效率和对行业的更大吸引力。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