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钢铁变卖资产图扭亏政府补贴仍是业绩支撑

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上半年亏损9.45亿元,为避免全年亏损,实行了“戴帽戴帽”,处置其资产。

根据公司9月16日晚发布的公告,公司出售了其三个子公司和冷轧薄板生产线以及部分公司拥有的土地使用权。

事实上,根据该公司最近几年的财务报告,政府补贴一直是该公司遇到困难的关键。今年,除政府拨款外,重庆钢铁还利用资产处置来提高业绩。重要方法。

资产负担的处理

对于重庆钢铁,虽然获得了政府5亿元的补贴,但在半年报中仍亏损9.45亿元,也许仅依靠政府补贴不足以帮助该公司摆脱亏损。

9月16日晚,公司宣布计划出售其全资子公司重庆钢铁集团运输有限公司,重庆钢铁集团电子有限公司,靖江重工。华东钢铁贸易有限公司和公司的冷轧薄板。生产线,公司拥有的资产和部分土地使用权。

“该公司一方面出售其子公司以优化资源配置,改善资本状况并专注于主营业务;另一方面,它还剥离了一些市场竞争力较弱的生产线,以减少产品的来源。损失。”重庆钢铁负责人在接受《 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说。

随后,记者查看了该公司的半年度报告,发现上述出售资产的当前运营状况确实不容乐观。根据半年报,重庆钢铁集团电子有限公司,交通运输公司和靖江崇华华东贸易有限公司的净资产总额约为1.22亿元,其中重庆钢铁集团电子有限公司今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10.68百万元。元;交通运输公司上半年实现净利润亏损1,271万元。靖江市崇岗华东贸易有限公司净利润亏损为113.6万元。

除上述三个子公司的资产外,同时出售的冷轧薄板生产线是重庆钢铁2007年IPO募集资金项目之一。该年度投资额约为4亿元,土地使用权等资产为公允价值,相关情况未在公告中明确说明。

“公司处置经营状况不佳的公司,可以减轻公司的负担,包括负债,工资,管理费等。”《 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一位钢网分析师沉一兵说。

实际上,上述子公司的资产和权益需要进行资产评估,然后才能确定其特定价值。根据上述公告,此次资产出售的交易对手包括但不限于重庆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并授权管理人处理具体事项。各项手续完成后,董事会将按照有关规定解决有关事宜并提交股东大会批准。

“对于目前的重庆钢铁,半年报在仍亏损的情况下获得了政府5亿元的补贴。资产处置已成为少数几种方法之一。”该分析师告诉《 21世纪经济报道》。 “如果今年没有办法扭转亏损,那么由于连续两年的亏损,该公司将成为* ST。”

数据显示,重庆钢铁半年报显示,2014年上半年,集团实现营业收入60.25亿元,同比下降35.18%;主营业务收入60.08亿元,同比下降35.21%。利润总额9.45亿元。同时,重庆钢铁今年上半年对当期损益的补贴达到5.08亿元。

转亏的前景仍然不容乐观

实际上,这并不是重庆钢铁今年以来第一次出售其资产。

今年5月26日,重庆钢铁将在重庆钢铁集团矿业公司(以下简称“矿业公司”)的大宝坡石灰岩矿建设部分机械设备,建筑物和建筑项目。 1.47亿。人民币的评估价值已转让给矿业有限公司。根据当时的公告,公司出售上述资产可为重庆钢铁带来约11.19亿元人民币(不含税和其他费用)。和钢铁。

7月22日之后,公司将持有三丰靖江港口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丰靖江物流)10%的股份,并根据评估价值将其转让给重庆钢铁集团,转让价格为1.05亿元。如今,公司的四项资产已被出售。尽管重庆钢铁在过去几年中一直给人以政府补贴的印象,但从频繁资产处置的角度来看,该公司不遗余力地转亏为盈。

但是,尽管有市场,但市场对其转亏的前景仍然不乐观。 “公司在日常产品管理中面临的问题更加严重。公司的主要板块是近年来最严重的亏损类型,因此出售这些资产只能说是暂时的。”分析师说。

据了解,除了产品结构问题外,成本问题一直是困扰重庆钢铁的慢性病。尽管铁矿石等原材料价格持续下跌,但公司半年报主营业务成本降低幅度仍低于主营业务收入,公司销售,管理和财务成本仍然较高。上半年的成本增加了13.7%。从而恶化其盈利能力。

此外,高负债比率也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据了解,重庆钢铁环保搬迁始于2007年,初期投资约350亿元,但形成600万吨钢铁产能后,却因市场寒冬,整个财务负担极为沉重。截至今年6月30日,重庆的钢铁负债率高达81%,远远超过了上市公司的正常水平。

实际上,重庆钢铁的未来并不缺乏希望。今年7月初,重庆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SASAC)向民营企业发放了首批2650亿元的合作订单,涉及25家重点国有企业的110个项目。其中,重庆钢铁的大股东重庆钢铁集团,其西昌矿业的瓦斯竖炉还原-电炉熔炼钒钛资源综合利用项目,澳大利亚的伊斯坦新山磁铁矿项目等将带动公司业绩传递。

“重庆钢铁集团的两次增资扩股是长期计划。合理利用资源,壮大主业,促进混合所有制是引入社会资金,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改变国有企业的僵化制度。”沉一冰告诉《 21世纪经济报道》。

值得注意的是,“重要的”澳大利亚伊斯坦新山磁铁矿是上述110个项目中最大的单笔投资,而重庆钢铁今年7月承接的三峰靖江物流正是为解决这一难题而成立的。市场上通常将铁矿石的进口转运问题,公司的股权转让以及项目的增资和扩股等问题归因于严重的现金流问题而被迫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