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着名城中村重建 真会诞生上千个亿万富豪吗?

2019

原始标题:

拆除和重建深圳着名的城市村庄,城市中的一个村庄真的会生出成千上万的亿万富翁吗?

Internet上经常有一些段落。例如,最有价值的事情不是您是否有一百万的年薪,而是墙上是否有字?最近地方的拆除和重建引起了热烈的讨论。也就是说,作为市中心着名的城市村庄,深圳白石洲终于被拆除和重建。

截至2018年12月28日,深圳市规划土地委员会正式通过了《南山区沙河街道沙河五村城市更新单元规划》。随后,白石洲关于1878名亿万富翁出生的新闻在互联网上公布。根据已签约的当地村民的说法,他家的拆迁面积约为1200平方米。按照1:1.03的补偿标准,拆迁后将获得15套拆迁房屋,其中7套为公寓。但是没有多少像他这样的“大人物”。百事洲实业有限公司是旧改革的主体。公司董事长迟为奇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地村民总数为1878户。当地家庭的平均住户面积为五六百平方米,面积超过1000平方米。村民人数不会超过20%,并且无法确立一夜之间诞生数千名亿万富翁的想法。

那么,我们如何看待白石洲城中村的拆迁?

首先,拆除城市乡村实际上是城市居民享受城市发展红利的一部分。对于城市中的村庄,如果我们将时间向前推进数十年,那么城市中的大多数村庄都是城市的郊区,属于城市的边缘,但是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城市的边界城市不断扩展,最终逐渐包括一个农村地区,因此城市中有一个村庄,但是城市发展需要大量土地,与其他地区相比,城市中的村庄已逐渐成为城市的甜蜜之地。一方面,这座城市尚未规划好村庄,而且常常令人困惑。另一方面,城市中村的容积率不高,村中拆迁的价值非常大。但是,城市中的村庄是以前的农村地区。因此,城市中村民的人均居住面积不是一个小公寓区,而是一个很小的小院落区。因此,我们经常在村庄拆迁过程中看到每个村庄。这就是为什么居民可以获得几套甚至几十套甚至更多套房屋的原因。可以说,拆迁城中村是居民城市发展红利的一部分。因此,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在拆除城市中的村庄之后,原始城市村庄的居民在一夜之间变得富有,财富增加了。

第二,城市中的村庄不仅是变化,而且是变化。对于城市中的村庄而言,拆除和重建的意义远不只是简单,而是改造。城市乡村最初缺乏规划模式,这在乡村中是一个大问题,并且已经成为城市发展过程中的障碍。因此,城市村庄的改造往往不仅仅是城市村庄的翻新。深圳一直是该地区城市村庄转型的典范,例如深圳的大芬油画村和深圳的宝安凤凰村。因此,良好的转型经验是对白石洲市的拆迁和重建的一个现实问题,它正在考验深圳如何做得更好。

第三,拆迁后我应该寻找什么?前面我们说过,城市村重建的财富实际上是城市发展红利的股利分配,但是这些财富是立即分配给村民的。城中村改造后,如何使用它们已成为一个大问题。突然获得财富的人们如何真正利用这些财富,让他们的财富保存并增加价值,而不是成为自己和家人挥霍的渠道,实际上是一个问题。如何解决这些问题要求每个人都一一考虑。

乡村城市是中国城市发展的一个阶段现象。深圳的城市乡村改造正在为中国其他地区提供探索。如何改善城市中的村庄是最重要的关键。

原始标题:

拆除和重建深圳着名的城市村庄,城市中的一个村庄真的会生出成千上万的亿万富翁吗?

Internet上经常有一些段落。例如,最有价值的事情不是您是否有一百万的年薪,而是墙上是否有字?最近地方的拆除和重建引起了热烈的讨论。也就是说,作为市中心着名的城市村庄,深圳白石洲终于被拆除和重建。

截至2018年12月28日,深圳市规划土地委员会正式通过了《南山区沙河街道沙河五村城市更新单元规划》。随后,白石洲关于1878名亿万富翁出生的新闻在互联网上公布。根据已签约的当地村民的说法,他家的拆迁面积约为1200平方米。按照1:1.03的补偿标准,拆迁后将获得15套拆迁房屋,其中7套为公寓。但是没有多少像他这样的“大人物”。百事洲实业有限公司是旧改革的主体。公司董事长迟为奇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地村民总数为1878户。当地家庭的平均住户面积为五六百平方米,面积超过1000平方米。村民人数不会超过20%,并且无法确立一夜之间诞生数千名亿万富翁的想法。

那么,我们如何看待白石洲城中村的拆迁?

首先,拆除城市乡村实际上是城市居民享受城市发展红利的一部分。对于城市中的村庄,如果我们将时间向前推进数十年,那么城市中的大多数村庄都是城市的郊区,属于城市的边缘,但是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城市的边界城市不断扩展,最终逐渐包括一个农村地区,因此城市中有一个村庄,但是城市发展需要大量土地,与其他地区相比,城市中的村庄已逐渐成为城市的甜蜜之地。一方面,这座城市尚未规划好村庄,而且常常令人困惑。另一方面,城市中村的容积率不高,村中拆迁的价值非常大。但是,城市中的村庄是以前的农村地区。因此,城市中村民的人均居住面积不是一个小公寓区,而是一个很小的小院落区。因此,我们经常在村庄拆迁过程中看到每个村庄。这就是为什么居民可以获得几套甚至几十套甚至更多套房屋的原因。可以说,拆迁城中村是居民城市发展红利的一部分。因此,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在拆除城市中的村庄之后,原始城市村庄的居民在一夜之间变得富有,财富增加了。

第二,城市中的村庄不仅是变化,而且是变化。对于城市中的村庄而言,拆除和重建的意义远不只是简单,而是改造。城市乡村最初缺乏规划模式,这在乡村中是一个大问题,并且已经成为城市发展过程中的障碍。因此,城市村庄的改造往往不仅仅是城市村庄的翻新。深圳一直是该地区城市村庄转型的典范,例如深圳的大芬油画村和深圳的宝安凤凰村。因此,良好的转型经验是对白石洲市的拆迁和重建的一个现实问题,它正在考验深圳如何做得更好。

第三,拆迁后我应该寻找什么?前面我们说过,城市村重建的财富实际上是城市发展红利的股利分配,但是这些财富是立即分配给村民的。城中村改造后,如何使用它们已成为一个大问题。突然获得财富的人们如何真正利用这些财富,让他们的财富保存并增加价值,而不是成为自己和家人挥霍的渠道,实际上是一个问题。如何解决这些问题要求每个人都一一考虑。

乡村城市是中国城市发展的一个阶段现象。深圳的城市乡村改造正在为中国其他地区提供探索。如何改善城市中的村庄是最重要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