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想敢干敢为人先:小岗村40年有大变样

36岁的时候,小岗村的村民阎金昌曾经拿自己的命运打赌。

1978年11月24日晚,为了解决温饱问题,在安徽省凤阳县东部小岗村一间闪闪发光的茅草屋里,18名农民冒着将指纹印在土地承包责任书上的风险,以“孤儿”的方式实施农业“一体化承包”,拉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阎金昌是当时带头冒险参与“责任制”的村民之一。

照片说明:中国青年报和中青网上见习记者傅晓玲,农民参加农业“一次付清”并在房子上留下指纹的旧址,已经采取了“敢想、敢做、敢做第一”的态度。40年来,小岗村从“泥屋、泥床、无粮窖泥”发展到农业、旅游、招商引资同步发展,村庄面貌发生显着变化。据统计,2016年小岗村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元,村集体经济收入达到680万元,比上年增长10万元。

小岗村过去:中国改革如雷贯耳

“粮食靠卖回来,钱靠救济,生产靠贷款”。小岗村曾被视为“三村”。由于自然灾害等持续困难,江淮地区农村生产几次停滞不前。据统计,从1973年到1976年,这个鲜为人知的村庄人均年口粮只有200公斤左右,人均年收入甚至还不到30元。几乎每个家庭都有外出乞讨的历史。

与其说是“坐以待毙”,不如说是“勇往直前”!年轻人颜锦昌、关友江等人鼓足勇气,将鲜红的手印压在土地承包责任书上,这份土地承包责任书被称为“生死契约”,提议将土地分成家庭。他们没有想到,当初纯粹冒险“吃饱肚子”的决定会成为影响中国农村改革的里程碑事件。

如果你害怕,你就不会这么做;如果你害怕,你就不会害怕。颜锦昌发现,“土地分配给各个家庭,激发了每个人的工作热情”,增产效果非常显着。农业管理体制的这种变化首先表现在物质层面。1979年,尽管发生了罕见的干旱,小岗村仍然获得了丰收。光油总产量达到公斤,相当于前20年年产量的总和。人均收入达到400元,是1978年的18倍。

2004年2月,年轻的党员干部沈浩被安徽省委选中,来到小岗村担任一秘。在他的六年任期内,这个“中国农村改革第一村”已经走上了快速发展的道路。今天的小刚人不仅吃得好,而且吃得好。每个家庭都住在一栋宽敞明亮的两层楼里。硬化的道路干净整洁。摩托车、电瓶车、私家车……“每个家庭都开一辆车”,这已经成为72岁的关右江感受到的生活中最大的变化之一。

2016年4月25日,秘书长习近平在访问安徽省滁州市凤阳县小岗村时感叹:“他一生的所作所为成为中国改革的惊雷,成为中国改革的象征。”他进一步指出,“实践证明,只有改革才能找到出路,改革应该始终围绕创新。”

小岗村今天的人们:敢于思考,敢于行动,带头致富

2004年以前,只跨过温饱线的小岗村,还远远没有达到“小康”的标准,被称为“一夜之间跨过温饱线,20年没有跨过贫富线”。年轻人外流和土地荒芜

2013年,凤阳县被指定为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登记试点县。小岗村开始土地流转。想出去工作的邻居、亲戚和朋友已经要求程锡兵帮助他们种植闲置土地。有耕作经验的程锡兵主动抓住机遇,在投资和管理的压力下,集中农民分散的土地进行平整、耕作和施肥。通过土地流转种植,2016年净收入达到25万元,被评为小刚繁荣的带头人。

周党志,小刚人,用转让的100亩土地建了一个蔬菜大棚,并建立了一个“新鲜蔬菜合作社”来种植西红柿、芹菜和其他蔬菜。然而,在成立之初,缺乏技术、资金和管理经验也成为周小川合作社发展的“绊脚石”。

通过筹集资金和鼓励会员参加技术培训等“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的探索,过去连“种籽时蔬苗全断”的蔬菜合作社已经从6户发展到12户,农民年收入达到8万元。周知止在变富的同时,也帮助4个贫困家庭脱贫。他目前正计划带领合作社成员进一步扩大种植规模,开发火龙果和猕猴桃等高价值农产品。

编辑:刘晶

youtube.com